中国APP > 国内 > 正文
武大孙晋:产融结合导致资本无序扩张,平台垄断问题需要监管创新

图片2.jpg

由于平台经济带来的竞争问题具有一定普遍性,因此遏制大型数字平台的垄断行为已成为各国立法主流。此前,大型数字平台如Google滥用市场支配地位、Facebook限制和屏蔽开放平台接口API等案,均已被各国反垄断执法机构调查或处罚。在我国,作为社交软件平台的微信实施了与Facebook类似的垄断行为,前后封禁了钉钉、抖音、飞书、小红书等多个第三方应用;京东、拼多多等数字平台系统之间的封禁行为也不胜枚举。

此背景下,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竞争政策与法律专业委员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国人民大学市场监督法治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未来法治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区块链研究院,联合在北京举办了“数字经济研究联盟第三十次会议暨落实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研讨会。

会议上,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孙晋围绕“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监管创新”进行分享,指出互联网领域平台产融结合、资本扩张,既强化了平台的垄断地位,又危及了金融稳定。主要探讨了三个问题,分别为:强化反垄断与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内在关联,金融科技平台监管的现实问题,数字经济时代监管的创新探索。

首先,孙晋指出强化反垄断与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之间存在紧密的内在关联。目前“二选一”、扼杀式并购、经营者集中等问题频发,平台垄断愈演愈烈,引发了社会关注。金融科技发展,互联网领域出现了平台的产融结合问题,并进一步扩张为由融而产的二次结合,产生“大而不能倒”问题,危及国家金融稳定。我国当前对于传统金融机构的监管较为严厉,能够防止系统性风险并维护金融稳定,但是面对诸如蚂蚁金服等金融科技时监管却并不适用,导致金融科技事实上缺乏恰当的监管,形成金融体制外循环,事实上形成“在监管之外创新”,容易诱发较大的金融风险。同时,金融资本扩张本身强化了平台的垄断地位,平台垄断叠加金融扩张,导致风险的扩大、传导和垄断传递,形成了资本的无序扩张。所以说反垄断与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有着紧密的内在关联。

随后,孙晋对我国现行监管存在的问题进行两点反思。第一,我国自腾讯、阿里成立至今,坚持包容审慎监管已有二十余年之久,但“包容”有余“监管”不足。随着中央如今要求强化监管的态势,出现对平台经济领域“穿透式监管”、“全覆盖严监管”的过激声音,甚至出现“限制平台发展”的不理性呼声,这需要反思,曾经的包容审慎监管也许因为监管的理念、能力、手段局限,实践中可能流于弱监管甚至不监管,而现行的严监管、零容忍是否有可能走向另一极端,是否会演变为“选择性监管”、“运动式监管”,让监管失去了原本的意义?第二,当前我国在对互联网平台、金融科技巨头进行监管时,金融监管部门往往成为最先出手的主体,看来反垄断监管需要依托金融监管等行业监管,实现协同监管、合作监管、全面监管。

最后,孙晋强调为了促进数字经济与平台企业的发展,需要坚持监管创新、监管转型。孙晋具体提出了四个监管转型的建议,分别为从差别性监管转向公平竞争监管;从单一监管转向协同监管;从惩戒性监管转向激励性监管;做好信用监管和智慧监管。总之,不能轻易对传统的包容审慎监管全盘否定,需要在明确监管目的是为了平台企业健康发展的基础上,破除“堤坝”思维,强化“疏导”思维,让数字经济在监管之下行稳致远。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新闻排行
热帖推荐
中国app版权所有.© 2000-2029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